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来源:Katie Xu (上海) | 作者:Katie Xu (上海) | 发布时间: 2018-10-24 | 749 次浏览 | 分享到:

  将这段旅程献给我的妈妈

  我不是什么登山爱好者,更不是个多么喜欢在野外环境探索的人,计划这次行程完全是因为我对妈妈的一份承诺。

  我和妈妈的关系可能很特别,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在我任何快乐或失败、 成功 或挫折的时候,我都无比地希望第一个与她分享我当时的心情和感受。在我欣喜的时候,妈妈是真心与我分享的人,不会在背后暗暗鄙视我的浮躁态度 。我们不长期住在一起,在我难过的时候,她常常半夜在电话那头听我穷白话好几个小时,直到我累了、要睡了。

  活了25岁,我最感谢的就是老天爷赐给我这样一份母女缘分。况且还是长得这么美的妈妈!只希望能够陪她做点她喜欢的事,就像是这次登山旅程。既然答应了她会在她60岁之前陪她登顶珠峰,我就一定会努力做到。

  第一次这么认真地整理游记,希望妈妈真正享受了 乞力马扎罗 这段旅程,我也将这篇文笔并不怎么成熟的游记献给她。

  妈妈:望您每次看到这篇小文都能会心一笑。女儿期待我们下一次的旅程!

  启程到坦桑

  每年都会陪妈妈出去旅行一次。这一次一个月左右的 坦桑尼亚 之旅,是我们过往旅途中最长久也是最辛苦的一次。本来只是想去简单探索一下我们从未涉足过的 非洲 大陆,到 非洲 的大草原上看看野生动物。后来在预定旅行团的时候看到了攀登 乞力马扎罗 顶峰的选择,妈妈一句玩笑话说 乞力马扎罗 雪山顶上那看起来像是“大眼”的地方也许能够治愈她长年的眼睛不适,我们便准备去那“大眼”的地方一探究竟。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2015年4月,我们就开始一步步准备这次旅程了。一般我是喜欢自由行的,但毕竟是第一次去 非洲 ,跟团还是比较稳妥保险的。在比较了各个旅行团的行程安排、客户服务、和价格以后,我们选择了总部位于 美国 Boston的Thomson Safaris旅行社。Thomson给我们制定的总体行程是从10月16日至11月9日,其实包括了9天的 乞力马扎罗 登山之旅和11天的大草原观赏动物旅程。

  攀登 乞力马扎罗 有多种路线,基本都是介于6-10天左右。我们选择了Thomson提供的9天缓慢行程,以减轻我们登顶的难度并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欣赏一路的风景。

  准备过程

  机票:我是在携程上订的往返机票(如下图),个人认为携程的国际往返机票价格还是比较实惠的。埃航从 亚的斯亚贝巴 机场转机去 乞力马扎罗 国际机场的航班是我查到总体飞行时间最短的选择,总体服务也不算太差。由于价格便宜,埃航的机票很早就会售空,建议确定行程后尽早订票(可能需提前半年左右)。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各类证件以及旅行必需品:

  -护照&签证:去 坦桑尼亚 只需要持有有效护照和往返机票就可以了。 坦桑尼亚 对 中国 是落地签,落地需要填表、到边检交50美金/人办理签证。

  -现金&信用卡:2003年后出版的美金可以在 坦桑尼亚 普遍使用。建议在国内换美金小面额的钞票,方便在坦桑消费、找零(如5美金、1美金等)。由于 坦桑尼亚 先令汇率太低、面额大,不建议兑换 坦桑尼亚 先令。信用卡在很多当地商铺是不能使用的,不建议过度依赖信用卡。在一些大型的购买纪念品的商铺,VISA卡比Mastercard接受度高。

  -转换插头&充电宝: 坦桑尼亚 用的是如下图这种三头插头。请注意 乞力马扎罗 山上是完全没有电的,所以一定要准备充电宝。至于充电宝的型号嘛,详见下图民航要求。。反正我这没有电压标示的太阳能充电宝是被迫自弃了。。后来去 阿鲁沙 当地又重新买了一个。

  -药品&疫苗:带好自己的常用药。抗高原反应的药在 中国 没有,我提前联系了Thomson旅行社,落地后安排去 阿鲁沙 买的。根据医生的建议,去坦桑建议服用抗疟疾的药品。至今流行的抗疟药中副作用最低的是Malarone,这种药 中国 也没有,我是之前去 新加坡 出差的时候顺便找 新加坡 医生开的。至于黄热疫苗嘛,截至2011年 坦桑尼亚 被列为不推荐大众旅行者接种黄热疫苗的地区,据了解中坦各个机构对黄热疫苗的说法不同,大家自己衡量吧。我听了我的医生的建议,没有注射,一路也没有被检查接种证明(仅供参考)。

  -电话&相机:我用的是联通,客服说不提供坦桑的漫游套餐。我到了 阿鲁沙 当地,花了20几美金办了个当地的号和5G流量的套餐。登山的时候在有些地方和营地还是有信号的,可以发发微信、朋友圈什么的。建议尽量带较轻的相机,在高原登山自己背个长镜头真心累。我们带了个小Leica,回来发现山上照片几乎都是用手机照的。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首都国际机场3号航站楼

  登山装备:以下是Thomson为我们推荐的登山装备的品类和数量列表,非常实用和齐全,可因个人需要酌情增减。其中一部分装备由Thomson提供在当地的租赁服务,每个旅行社的服务可能略有不同。(Thomson同时列出了每种品类的参考产品,由于版权缘故,需要这张列表的朋友们可以私信给我邮箱。)

  -驮包:140升以上[1个]

  -背包:30-40升[1个]

  -运动内衣裤[按需]

  -中型重量贴身长袖上衣[1件]

  -中型重量贴身长裤[1条]

  -探险重量贴身长袖上衣[1件]

  -探险重量贴身长裤[1条]

  -薄长袖[3件]

  -宽松服帖登山裤:最好可带拉链脱卸[1或2条]

  -登山短裤[1条]

  -薄登山手套[1副]

  -轻/中型重量抓绒衣[1件]

  -厚登山外套:最好是防风抓绒或羽绒合成面料[1件]

  -厚登山裤:最好是软壳裤[1条]

  -厚登山手套:最好是防风抓绒或羽绒合成面料[1副]

  -厚抓绒或羊毛帽子[1个]

  -滑雪头套或脖套[1个]

  -羽绒服:550+蓬松度[1件]

  -冲锋衣:需防雨[1件]

  -冲锋裤:需防雨[1条]

  -雨衣[1件]

  -登山靴:需防水、有护脚踝功能[1双]

  -旅游鞋[1双]

  -登山袜:至少有2双是厚重的[按需]

  -绑腿[1副]

  -睡袋:能承受负18至0度,羽绒合成面料,木乃伊式[1个]

  -充气睡垫:R-value 3.0以上[1个]

  -登山杖[1副]

  -头灯和备用电池[1个]

  -密封袋:多种大小,需防水[多个]

  -防水背包罩子[1个]

  -1升塑料水壶[4个]

  -偏光太阳镜[1副]

  -太阳帽[1个]

  -防晒霜:SPF45+[1瓶]

  -唇膏[1个]

  -防蚊虫喷剂[1瓶]

  -手帕[3个]

  -钱包/腰包[1个]

  -充气旅行枕[1个]

  -抽纸[1包]

  -湿纸巾[3个/天]

  -洗漱包:牙刷、牙膏、指甲刀、刮胡刀、女性用品等[1个]

  -速干小毛巾[1条]

  -免洗洗手液[1瓶]

  -洗发水/护发素[1瓶]

  -各类常用药[按需]

  -相机/摄像机[1个]

  -相机记忆卡[2-4个]

  -各种备用电源[按需]

  -英标转换插头[1个]

  -GPS定位仪[可选]

  这些基本就是我们自己为这次登山做的准备。其它的准备工作均由Thomson代劳,我们还是比较省心的。当然,即将在高海拔地区每天步行几个小时,当然要保持健康良好的身体状况。

  收拾好行李,我们就等着飞到 乞力马扎罗 国际机场,与坦 桑当 地的Thomson团队会合了。

  Day 1(10月16日):抵达乞力马扎罗

  按照计划,我们10月16日凌晨从 北京 首都机场出发,经历了十几个小时,到达 埃塞俄比亚 亚的斯亚贝巴 国际机场。 亚的斯亚贝巴 虽然是国际机场,但是并不大,整个2号航站楼只有两条主要的 通道 ,提供基本的餐饮和免税店服务。国酒在 非洲 免税店相当威武!我和妈妈到机场唯一的一个bar小喝一杯度过转机时光。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

  我们中午准时抵达 乞力马扎罗 国际机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袖珍的国际机场。整个机场好像只有一条跑道,各个航空的飞机排队起飞降落。我们的飞机降落以后,居然都是直接从飞机走到航站楼里的。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国际机场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国际机场

  办完简单的出关手续并取完行李后,我们走出这小小的机场,终于见到了Thomson热情的司机大哥。司机大哥陪我们到 阿鲁沙 市区购买了抗高原反应药物、充电宝和当地手机卡等等,然后把我们送到了距离机场只有1公里的KIA Lodge。初次登上 非洲 大陆的心情也难敌十几个小时的路途劳顿,我们早早地吃过晚餐就睡下了,等待第二天一早和其它团员还有登山向导会合。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齐亚旅馆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齐亚旅馆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齐亚旅馆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齐亚旅馆

  Day 2(10月17日):乞力马扎罗山脚下的草原漫步

  吃完早餐,我们就和登山向导在KIA Lodge的餐厅门口碰面了。这是我们的主向导,叫James,已经有11年在 乞力马扎罗 做登山工作的经验。James有一张可爱的圆脸,又很喜欢穿一身巧克力色的衣服,后来我和妈妈都亲切地称他为“豆豆”。和豆豆聊天之中,我们的另外四位团员也来了,他们分别是来自美国 科罗拉多州 的长期好旅友Clark和Alan,还有来自 西雅图 的餐厅老板Bart,以及来自 佛罗里达 的单身姐姐Cina。我们互相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豆豆便拿出 乞力马扎罗 山的地图为我们简述之后的攀爬行程。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我们的行程一共有9天,7天上山,2天下山。

  我们上山走的是西边的Lemosho路线:山脚-Forest Camp (2829m)-Shira Camp 1 (3505m)-Shira Camp 2(3900m)-Lava Tower Hut (4637m)-Barranco Camp (3976m)-Karanga Camp (4033m)-Barafo Camp (4673m)-冲顶日

  冲顶后,我们要沿着Mweka路线下山:冲顶-Barafo Camp (4673m)-Mweka Camp (3068m)-Mweka Gate

  上山的Lemosho路线是下图左侧下方红色的那条线。下山的Mweka路线是下图下方从左数第三条红线。而下图白白亮亮的那一块,便是 乞力马扎罗 的最高峰——基博峰(Kibo),基博峰的最高点便是 非洲 之巅——Uhuru峰。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豆豆还向我们讲解了许多注意事项。 比如 ,一定要慢慢走、要小口小口地大量喝水(3-4升每天)、山上不让带一次性塑料水瓶、等等等等。。还有,为了保证大家的健康,向导们每天都会在晚饭后为我们测量血氧率和心率。我们在白天的攀爬过程中,也会刻意爬得高一些,以缓解晚 上高 反带来的身体不适。虽然豆豆提到了许多要注意的事项,但我们都感觉跟着一位如此有登山经验的向导特别安心。

  讲解完后,豆豆让我们挨个试穿提前和Thomson订好的租用装备。除了我和妈妈这两个完全没有高原登山经验的人,我们六人行中其他队友都比较有登山经验,装备也相对齐全。我和妈妈三分之一的装备都是租的,试了很久才收齐了所有的租用装备。打包好了所有物品,我们一行便离开了KIA Lodge,驱车约一个半小时,来到了 乞力马扎罗 山脚下的Ndarakwai Ranch住宿点。

  一开始听说是住在帐篷里,我们都以为是印象中扎在地上的小帐篷,里面啥也没有。Ndarakwai Ranch住宿点的帐篷条件真的是惊艳到我们一行六人了。远远看去,每个帐篷都像是一个度假村小草屋,帐篷四面都是装置了防蚊虫棉网,同时又不影响透光透气。帐篷里不仅有木架床,还有现代化的洗浴设施。在这样天然的环境中,有这样的住宿条件,夫复何求!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我们下午的行程是在Ndarakwai Ranch住宿点附近的草原上行走观光。这是一片面积约11000英亩的大草原,我们在行走中看到了 非洲 多种多样的金合欢树以及各类中小型动物,如汤姆森羚羊和疣猪。虽然这片草原上罕见会主动攻击人类的动物,扛着枪的护卫哥哥还是一路引领着我们。

  黄昏时分,向导带我们走到了草原中央的一个小木屋观赏夕阳。没想到的是,Thomson还在这个小木屋里为我们准备了各类酒水和爆米花。望着夕阳,嗅着空气中淡淡的凉意,喝上一口威士忌,让烈酒顺着喉咙一路烧下去。我们在这一天第二次感叹道,在这样的环境里,夫复何求!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Day 3(10月18日):到达Forest Camp[海拔2829米]

  今天我们就要开始正式登山了!兴奋的同时,我又紧张我和妈妈到底能不能顺利完成这次攀登、 成功登顶。我们一早从Ndarakwai Ranch住宿点出发,驱车半小时左右,来到 乞力马扎罗 国家公园的Londorosi大门口。Londorosi大门口海拔已有2250米,豆豆要在这里帮我们领取团队登山的许可证,我们也要在这里称重各自的行李重量。为了保证背夫们的身体健康,我们每个人的驮包都不能超过33磅。由于租用的装备较多,我和妈妈的行李都微微超重,最终我决定多雇佣一位私人背夫。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国家公园

  我们6个登山客需要有40名当地工作人员辅佐上山。这40人当中有33名普通的背夫,负责运送和维护我们的营地帐篷、卫生间等设施。我们和姐姐Cina分别多雇佣的1名私人背夫。还有一名主向导,也就是豆豆,和两名副向导。另外,还有负责我们饮食起居的厨师和服务员。登山许可证拿到,一切准备就绪,我们这庞大的46人队伍就出发前往登山起始的Lemosho Gate (2100m)。

  从这里开始,系紧鞋带、调试好手杖,登山,走起!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第一天的攀登都是在靠近山脚下的雨林地带度过的。雨林坡度陡、山路湿滑,穿一双合脚又可靠的登山鞋是非常必要的。我们就在副导的带领下,稳扎稳打地一步步向前。我们行进的途中,不时有背夫从我们旁边的小路穿梭而过。他们需要在我们到达营地之前扎好帐篷,将一切准备就绪。有时停下来看看这些头顶好几十磅还在高原上脚如飞梭的背夫们,真心觉得这身体素质根本没法儿比。

  可能是因为我们走得太认真,不到3小时就完成了第一天的攀登任务,到达海拔2829米的Forest Camp。热情的背夫兄弟们早已在营地做好了准备,冲上来与我们击掌欢呼,庆祝我们的顺利到达。其中更有能歌善舞的背夫兄弟,带动整个团队唱起跳起了 乞力马扎罗 本地的歌舞。第一天的行走中我更多的是谨慎和小心,都没腾出手来拍下沿途的风光。不过,到了营地心也放宽了,庆幸录下了这一小段我们的“歌舞秀”,与大家分享我们第一天小小胜利的喜悦。

  今晚是我第一次睡在帐篷里。虽然是两人帐篷,把我和妈妈的驮包、睡袋、和毯子等等都装进帐篷后还真是有点拥挤。晚上6点多钟天就全黑了,营地只有几个太阳能灯,晚饭后大家都各自回到帐篷里早早休息了。本来以为山里晚上只是微微有些凉意,我和妈妈就盖着小毯子睡了。半夜被冷醒,估计当时也就只有十度左右,我们打开了厚厚的睡袋才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想着后面还有8、9天这样漫长的夜晚,而且用水有限,不能洗澡,我不禁开始想念城市里无限供应的自来水和家里舒适干燥的房间。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Day 4(10月19月):到达Shira Camp 1[海拔3505米]

  一大早,茶水哥哥就端着各类咖啡、茶饮来到我们的小帐篷门口,把我们叫醒。前一晚在帐篷里睡了个好觉,起来活动活动,喝杯咖啡,茶水哥哥又为我们每人端来一盆洗漱用的热水。收拾好帐篷里的东西,我们在公共帐篷集合,准备吃早餐。

  为了保证我们的体能充沛,Thomson的厨师每天都为我们提供了非常丰富的餐饮选择。早餐除了基本的水果、肉类、和面点,还有我们可以自选做法的鸡蛋,比普通酒店的早餐还要丰盛。吃完早餐,我们又要开始新一天的旅程了。

  随着海拔的升高,植被也逐渐变得稀疏。还没有到中午,我们就已经从雨林进入了灌木丛地带,山间弥漫着蒸腾的水汽。灌木丛地带地势相对干燥、平缓,一条可以行走的小路两旁都是与人登高的针叶植物。我们每走一小时左右,领队的副导就会找一块空旷地让我们坐下休息,还不时地提醒我们要多多补充水分。中午时分,我们突然攀上一块平地,一眼就看见了Thomson那标志性的黄白帐篷。原来我们的背夫和厨师团队早就来到这里,为我们准备好了午餐。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豆豆早上跟我们说过,今天的攀登任务还是比较重的,差不多要走6-7个小时。为了不耽误行程,我们匆匆吃完午餐又继续上路了。经历了一段陡峭的上坡后,我们总算又走上了一片大平原。随着海拔的再次升高,这里已经看不到上午那种与人等高的针叶植物了。换之,草原上尽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堆。一根根硬朗直立的高草沐浴着高原的阳光,油亮油亮的,随风舞动。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乞力马扎罗山

  走了一下午,穿过整片高草原,我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营地,位于海拔3505米的Shira Camp 1。热情的背夫团队再次载歌载舞,庆祝我们又一天的 成功 ,我们一天攀爬的疲劳也被这份热情一扫而光。

  营地宽阔、晴朗,我们边喝着下午茶边感受着这份惬意。晚饭前,茶水哥哥将晚上的洗漱热水盆分别端到我们的帐篷前。简单的清洗后,我们和豆豆一起吃好晚餐、测好血氧,晚上8点多钟就各自睡去了。


迎着乞力马扎罗的雪,登上非洲之巅

  Shira Hut


  Shira Hut

  Day 5(10月20日):到达Shira Camp 2[海拔3900米]

  今天我们的任务是从Shira 1到走到海拔3900米的Shira 2营地。登山经验实足的豆豆给了我们两个路线选择,一条是3-4小时直达Shria 2,另一条则是绕过Shira Cathedral高点再到Shira 2。虽然直达Shira 2的路线相对容易且快速,但是绕过Shira Cathedral高点会让我们的身体更容易适应高海拔,有效避免晚上高 反带来的不适。据豆豆介绍,如果天晴的话,绕过Shira Cathedral高点的路线风景也更加好。我们一行六人身体状况都还不错,虽然之前一 天长 时间的攀登挺累的,不过一夜好眠基本上都缓过来了。最终我们六人都选择了绕过Shira Cathedral高点再到Shira 2这个选择。

  刚刚出发,我就感到今天的路线比前两日难走许多。由于更加靠近山峰,地表已有大 石林 立,一早被太阳晒化的雪山 融水 也顺石缝留下,聚积在石缝之间,形成一个个小小的水潭。我们就这样踩着石头过河,慢慢走上了 乞力马扎罗 的荒原地带。让我们备受鼓舞的是,雪山的顶峰已在云里若隐若现,登顶的希望就在前方。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这是荒原上的一种植物,名字我不记得了。不过它的特性是白天盛开,晚上收起。如果上传的图片足够清晰的话,是可以看到最里面的地方聚集着一汪晨露。我并不是一个多么着迷各种植物的人,特别介绍它是感叹生物竟有这么多样的能力去适应高寒的生长环境。还有一种我没能拍下来的鸟类也是,白天正常飞翔,晚上冷的时候可以瞬间进入休眠。很多动植物真的比我们人类更有能力适应较恶劣的自然条件。


  乞力马扎罗山

  一上午的行走,到达海拔差不多4000米左右的一处山涧处,我也真是有点饿了累了。豆豆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本以为这就是我们要吃午餐的地方,可是豆豆让我们继续跟着副导攀上右手边的一处高峰。 小小的一座高峰,在4000米左右的高度看上去爬起来真的很艰苦,我是满心的不愿意,也不好意思闹情绪,冲上去跟着副导继续走。

  这座小峰就是我们今天的至高点Shira Cathedral,小峰上没有路,上下都要沿着峰边上人踩出来的小道贴边行走。两天多没洗过澡的我,又累又饿,边爬边在想:大家说的真没错,不作死,就不会死。我一个在城市活得好好的小姑娘,又不是什么登山爱好者,我干嘛来受这份儿罪呀。心里抱怨的同时,又要保证陪妈妈登上 乞力马扎罗 登峰的承诺,看看身边一行 美国 人觉得自己也不能怂,只好继续不停地走。。(Shira Cathedral峰顶就是下图我们集体照右侧那个小石堆。)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一路崎岖好不容易爬上Shira Cathedral,没想到下来更是不容易。我真心是一路从峰顶蹭下来了的,完全没继承妈妈那灵巧的身手。累个半死,吃午餐,继续上路。走着走着,看到一个布满小石头堆的广场,我问豆豆这是不是什么祭祀或者宗教活动的地点,豆豆说人们原来只是用这些小石头堆指路的。看不懂这路标了,拍一张我们家老张坐地指路“走起”的招式。


  乞力马扎罗山

  下午三点多到达Shira 2营地,那时还是烈日当头。傍晚时分,太 阳西 下,山间的水汽蒸腾上来,在低处聚积成大片的云海。站在Shira 2营地的边缘,仿佛脚踩云朵,头顶太阳。我和Bart说:原来都是坐飞机从小窗户看到这样的景色,真不敢相信我们今天竟站在这里,呼吸着高原上的空气、平视着这片夕阳。


  Shira Hut


  Shira Hut


  Shira Hut

  Day 6(10月21日)-到达Lava Tower Camp[海拔4637米]

  我们今天的目标营地是海拔4637米的Lava Tower Camp,这个营地几乎与我们冲顶前的Barafu Camp海拔相同。豆豆说,只要能够安然地在Lava Tower营地度过一晚,说明身体基本可以适应高海拔的运作,冲顶 成功 已有八成把握。

  一早起来,天空一片晴朗,几乎都没有什么云。太阳即将升起的那一刻, 乞力马扎罗 山顶仿佛亮起了一盏灯,射向天空,照亮了整片大地。


  Shira Hut

  上午的行进中,雾越来越浓,好像身处充满迷雾的梦境里。随着海拔的升高,我们脚下的路也从长满草的荒原地带,逐渐变成碎石遍布的高山荒漠。一段上行的途中,我们远远看到一片石堆上平放着的疑似iPad的东西。豆豆介绍,这是一块纪念登山先驱Ian McKeever的纪念碑,他曾一度保有最快登顶世界七大高峰的记录,并在一生之中鼓舞后人冲顶高峰。

  后来,豆豆介绍说,其实 乞力马扎罗 的几条登山路线都是以探索这座山的先驱命名的, 比如Machame路线。这些先驱们登山时,虽然有背夫跟随,但路途中完全没有营地,晚上要自己找山洞住,吃的喝的都是自己从山下背上来的。当时山上也没有什么通信、救护能力,遇到滑坡或雪崩等突发状况,只能听天由命。

  其实我真的不理解这些先驱或是登山爱好者在这过程之中享受的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不断攀登、不停地折腾自己。以后慢慢地体会吧,现在谨以Ian McKeever这句适用于各行各业的“Attitude before Altitude(态度决定高度)”与大家共勉。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在迷雾里走了一天,我们终于到达Lava Tower Camp。Lava Tower就是以这片高80英尺的巨石命名,快到营地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人站在塔顶拍摄,豆豆特意嘱咐我们不要攀爬,很危险。我们的营地背靠 乞力马扎罗 山峰,面对Lava Tower。下午的雾越来越浓,整个Lava Tower已经被雾气笼罩,站在营地周边几乎看不到塔的身影了。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住了几天小帐篷,妈妈在帐篷里收拾东西的能力已经很成熟了。经过妈妈每天的重新整理,我们在帐篷里过上了井然有序的生活。


  乞力马扎罗山

  今晚只有我们一支队伍住在Lava Tower Camp,入夜后的营地显得格外宁静。夜空中繁星点点,山上的雪耀耀生辉。(我这手抖的照相技术太让人捉急了。。。)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Day 7(10月22日)-降至Karanga Camp[海拔4033米]

  今天的路线应该是我们整个行程中除了登顶日以外最辛苦的一天,中午之前要赶到Barranco Wall,午餐后翻越Barranco。下午要大幅度攀升并下降两个来回,傍晚之前下降到海拔4033米的Karanga Camp。昨夜第一次在海拔4600多米的地方休息,虽然吃过了抗高原反应的药物,多少还是受到高反的影响,整夜都是半梦半醒地睡着,所以今天早上起来感觉比往日都疲劳。

  在这个海拔,晚上帐篷外的气温已经不到零度,帐篷内也就只有个4、5度而已,出外都需要穿羽绒服了。晚上去上厕所是最折磨的,要带上头灯重新全副武装,才能从帐篷出来。大半夜的,在高海拔缺氧的地区,去趟厕所帐篷真是个大工程。还好有贴心的Thomson团队,在这几个最寒冷的夜晚,在帐篷里为我们准备好了热水袋。到今天早上已经四天没洗澡洗头发了,突破了人生一大极限。。但这一路奔波,新鲜感、劳累、寒冷、惊喜,似乎已经让我忘了洗澡这件事。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一切收拾好了,继续上路。我们从碎 石林 立、流淌着奶白色冰川 融水 的高山荒漠地带一路下降到大型高寒植物丛生的荒原地区。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上午都是在凛冽的水雾中穿行着,接近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一块平台处,平台对面的雨里雾里之间伫立着一座大山。准备要吃午餐的时候,这座大山才从云雾中展露出它的全貌。豆豆说,这就是Barranco Wall,吃完午餐,我们就要攀岩翻过这座山。真的是攀岩吗?这山这么高(你告诉我谁家Wall这么高呀。。)好吧,我中午会多吃点儿的,攒攒体力。


  Barranco Hut

  以下两张就是我们的爬墙图。。爬着的的时候只觉得有点累、挺新鲜,回来看看照片感觉有几处还真是挺危险的。毕竟我们都没有接受过攀岩训练,也没有任何保护绳索。


  Barranco Hut


  Barranco Hut

  爬到Barranco Wall的顶峰,我们又累又热,老张已经脱了羽绒服惬意地躺在石头上闭目养神了。紧接着就是下午两次大幅度的攀升和下降,一路疾行,根本腾不出手来拍更多的照片。Clark和Alan因为年纪的缘故,已经感觉到膝盖不适,Cina姐姐更是在湿滑的下行道路上连着摔了两跤。即便是我这样一周去3次健身房的人,这一下午走来也觉得臀部肌肉和小腿跟腱隐隐作痛。老张倒是身手矫健,一路蹦着跳着就走到了Karanga营地,属虎的进山了就是不一样啊!在老外面前也真挺给咱 中国 人长脸的。


  乞力马扎罗山

  Karanga Camp又是一个在云上的营地,豆豆说晚上云朵都会褪去,可以看到不远处莫西镇(Moshi Town)的灯光。可能是因为 乞力马扎罗 靠近赤道,在云上的这几日,傍晚都有日月同辉的景象。我们站在营地中,仿佛是躲藏在一个大大的鱼眼镜头后面,可以将日、月、天空、云朵尽收眼底。

  来到这个营地,大家的手机瞬间有了信号,都迫不及待地给最亲近的家人打电话、发信息。和爸爸通完话,我回头看看营地后方的 乞力马扎罗 山峰,感觉它已经近在咫尺,却又离我们很远。


  Karanga Valley


  乞力马扎罗山


  Karanga Valley

  Day 8(10月23日)-到达Barafu Camp[4673米]

  今天我们要一路上升,爬到冲顶前的最后一个营地——海拔4673米的Barafu Camp。海拔又一次大幅度升高,加之昨 天长 时间攀爬的疲劳,我已经累到无心再去拍摄沿途的风景。翻翻这一天手机和相机里的相册,只有一张我们午餐时的照片,看来那天真的是累了。不得不说的是,Thomson为我们准备的每一餐都很用心,用Alan的话说就是,"It's great meal at any altitude!"


  乞力马扎罗山

  一般的冲顶行程都是将近午夜启程,在日出时登顶。我们的冲顶时间比较特殊,今夜正常休息,第二天稍微早起一点,赶在中午时分到达Uhuru峰顶,傍晚再回到Barafu营地。我们这样的行程可以避免夜间攀登的过度寒冷和疲劳,大家都少受点儿罪,能更好地保证所有团员 成功 登顶。

  晚上,豆豆跟我们交代好第二天冲顶的事项,大家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中。望着眼前在夜幕中耀耀生辉的雪顶,想着明天就可以站在它的最高处了、可以完成陪妈妈登顶 非洲 之巅的承诺了,心里有种莫名的激动。睡到夜里11点多,被营地远处一阵骚动吵醒,应该是别的团队要开始夜间冲顶了吧,我又再次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Barafu Hut

  Day 9(10月24日)-冲顶非洲之巅Uhuru Peak[海拔5895米]

  明天继续。。。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乞力马扎罗山


  Stella Point


  乞力马扎罗山


  基博峰


  基博峰